李铁:中国与南亚东盟智慧城市合作前景

6月25日讯 第四届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中国峰会今日在云南昆明召开,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中心中心主任、智慧城市发展联盟理事长李铁就“中国与南亚东盟智慧城市合作前景”等话题发表演讲。以下为现场实录:

非常感谢能来到美丽的云南昆明,参加第四届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中国峰会。在今天的论坛上,我想谈一下关于“一带一路”合作的话题。

加强区域间的城市合作

我们可以看一下“一带一路”的地理示意图。“一带一路”,顾名思义是一条线,是由无数的“点”连在一起,向南亚、东南亚甚至欧洲延伸的一条“线”。我们所强调的政府间合作基本上是基础设施的合作,传统的合作内容主要是道路、铁路等交通运输设施的建设,而现在的合作内容还包括桥梁、跨境电力和输电管道、跨境光缆等通信干线网络基础设施以及汽车、钢材、水泥等行业的更广泛的合作。从图上我们可以看到“一带一路”版图上交通联系通道比较丰富,网络也比较健全。对于企业来讲,除了一些大企业还有实力投入石油管道、高铁、公路的建设,但这些建设项目都不是众多中小企业和地方政府力所能及的。但是作为地方政府,云南省和南亚、东盟国家的合作不能只停在“线”的合作上,更重要的是加强“点点”合作,即加强城市间的合作。在“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城镇化合作将是重要内容,因此,要思考如何把城镇化战略引入到“一带一路”中,以推进中国、东盟与南亚间的合作,特别是推进大区域内城市和城市间的合作。

中国在城市规划、城市治理、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开发、园区建设以及城市化发展方面都有很多经验。就拿城市规划来说,非洲、印度等国特别渴望学习中国经验,现在他们也请我们做规划,而且中国正在推动“多规合一”的规划改革。

中国城镇化的经验

我们将中国、云南省与南亚和东南亚国家的城镇化进行对比,可以看出中国的城镇化水平远远高出除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之外的其他南亚和东盟国家,比如中国城镇化率(56.1%)比印度(32.8%)高出了足足23个百分点。

中国近30年来经济高速增长,城镇化也快速推进,经济社会发展成效显著。中国城镇化发展的经验对于东盟和南亚国家来说,对于“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来说,都具有很重要的意义。去年底我去印度考察,和印度官员交流,发现他们特别希望能借鉴学习中国城镇化的经验。因为中国同样作为人口大国,又处于城镇化高速增长期,其城镇化具有明显的优势,并且更具有可借鉴性。印度有着13亿总人口,城镇人口才3.9亿,如果要将印度与城镇化已经发展到成熟阶段、而人口规模也小很多的欧美等发达国家作比较,那可借鉴性、可比性都要弱很多。那么我们如何将中国的经验推广到东盟、东南亚?

在城市规模方面,中国与东盟南亚部分国家也非常相似,特大城市发展活力相对较足。中国1000万以上人口的城市有6个,印度有2个,印度尼西亚有1个。其实发达国家大城市并不多,像欧洲的英、法、德人口在6000万-8000万左右,均没有100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日本人口1.27亿,却有东京1座城市的人口达到1000万以上,其他国家则很少有1000万以上人口的城市。而美国100万以上人口的城市仅有9个,中国100万-1000万人口的城市却有134个,而中国300万-500万人口的城市数量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相比。但是,中国中小城市发展活力上和欧盟等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

发展中小城市

我们推进与南亚、东盟国家间的城市化合作和城市合作,首先需要明确的是,我们提出的城市化合作的主体是什么?在城市规模的等级中,主要是哪一级规模的城市开展点对点的合作?

我们从欧美国家城市发展的经验上可以看到中国的城市发展的短板在于中小城市活力弱。我们将中国的几个人口大省与人口数量比较接近的欧洲国家进行了对比,如将浙江(5539万人)、江苏(7976万人)和广东(10849万人),与英(6460万人)、法(6630万人)、德(8119万人)相比,中国20万-50万人口的城市和5万-20万人口的城市只相当于欧美国家同等规模城市数量的几分之一,与日本(12713万人)相比,甚至是日本同等规模城市数量的十几分之一。

为什么中国的小城市发展与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相比有如此大的差距?我们把大量精力放在哪里了?究其原因,我们把过多的精力放在大城市和中心城市的建设上了。我们接着以云南为例,云南省常住总人口4742万,只有昆明是1座30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50万-100万人口的城市约有5个,20万-50万人口的城市约12个;20万人口以下的城市就2个,对于一个4700多万人口的省,20万人口以下的城市只有2座。我们可以看到,云南的城市发展与中国一些经济发达的人口大省相比有着非常大的差距,如果与发达国家相比,那差距就更大。所以在城市化道路的选择上,中国经验、云南经验更侧重于大城市和中小城市的发展,但是未来我们的合作重点还应该落在激发中小城市发展活力上,因为中小城市带动农村人口转移、带动经济增长的活力最大。

我们做了一个调查,2015年云南省农民工总量是719万,其中本地农民工266万,相当于有不到100万户的农民工家庭。2015年云南省城镇化率43%,如果未来城镇化率能从43%提高到50%、60%,那未来农业转移人口进城还有很大的空间。那么,这些人要转移到哪里去?我们向东盟、南亚国家推广中国经验,同时,希望通过中国经验来引导这些国家更多发展那些接地气的中小城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连续多年召开中国城镇化高层国际论坛,而每次都会邀请东盟国家来参加“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相关主题研讨,并重点探讨如何加强城市化合作。

智慧城市合作

当前城市化合作涉及很多内容,比如城市规划、基础设施建设等。不过,我今天要讲的是智慧城市合作。为什么要重点讲智慧城市?这缘于我从中国城市化快速推进、高科技迅速发展的结合中获得的一个深刻体验。

如今,欧美国家十分需要中国的高科技。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高铁、互联网、智能手机等项目和产品已经覆盖到欧洲、甚至美国的市场。我在达沃斯论坛上,听到参会嘉宾都不约而同地提出,生态、低碳是推进城市化的重点,而更重要的是要把现代高科技通过创新的方式植入到智慧城市管理运营中去。

为什么要提出智慧城市?

第一,中国互联网发展基础很好。过去,我们的城市都强调硬件建设,但现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为我们打下了非常丰富坚实的软件基础。中国互联网用户现在已经达到将近7亿,占全球差不多五分之一。中国13.7亿的总人口,而手机用户不到14亿;手机网民已经达6.2亿,占整个网民的91%。城镇网民占72%,农村网民28%。事实上,农村网民实际上有很多都是进城农民工。中国的互联网普及率超过50%,是美国互联网普及率(已接近90%)的一半多,但是美国人口仅3.2亿,因此在全球网民中,中国网民的占比却是美国网民占比的2倍多。第二,中国互联网企业具有较强的影响力。我去很多国家考察时看到中国的华为、神舟、中兴等一系列企业都在国外扎根了。腾讯、百度的活跃用户分别为6.97亿、6.57亿,是美国总人口的两倍,而阿里巴巴的活跃用户也将近4亿。全球前20强互联网企业中有6家是中国的。中国的华为、中国的BAT等企业已经是中国最强大的软件科技基础。

综上所述,在高科技基础上,将强大的技术支撑网络和城市化发展的硬件设施结合起来,会形成城市化的推广能力。新型城镇化中,一个非常务实的建设内容就是智慧城市。中国的政府在智慧城市建设方面已经开展很多工作,各部委纷纷开始抓各种智慧城市试点,出台促进智慧城市发展的文件以及相关标准。然而,智慧城市建设上,更重要的是要依靠市场推进。在“一带一路”战略下,中国和东盟、南亚国家的合作不仅要靠政府,而且更重要的是靠市场。因为,互联网的源头不在政府,而在市场。每一个互联网企业都是完全的民营企业。民营企业不仅有非常顽强生命力和活力,而且对市场有明显的带动作用。我们正和一些著名的互联网企业合作,要营造中国的智慧样板城市。我们在全国选取了一些试点,既有城市试点、也有社区试点,并且在深圳、北京开展了样板城市建设的推进工作。但是,大家对智慧城市仍然有一个疑问,那就是“智慧城市是什么”。

智慧城市是什么

智慧城市是一个跨界、跨领域的联合,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到无数行业、企业和产品品牌。我们要打造的是把所有与互联网相关的智慧和智能技术,通过系统方式组合到城市、社区中,形成智慧城市、智慧社区。那么,怎样组合智慧城市呢?要细分成几个层级。
一是智慧家庭。我们首先以家庭为单元,打造智慧家庭。我们已经看到了家庭智慧化的变化,各种手机APP给家庭生活带来的变化。每个家庭的智慧应用都最大限度的体现在互联网的挖掘上。过去,家庭里所有的生活用品、家用电器都是独立的,冰箱是冰箱,彩电是彩电,空调是空调,洗衣机是洗衣机,但是,在未来的家庭,电器设备都将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日本从降低能耗的角度,把所有的家庭电器通过系统化组合,实现能源家庭、家庭娱乐、远程医疗等各种功能,有目标地降能耗。印度、英国在远程医疗探索上已经进入深入研发阶段,而中国也开始探索家庭远程医疗,并将家庭健康监测、健康养老等均全部纳入。因此,智慧家庭的一个基本思路,就是将所有智能家电、远程治疗等所有的智慧元素组合连接,通过一种模块可组合起来实现系统化。智慧家庭的发展不仅能带动电器企业的变革,同时也会推动实体经济的发展。

二是智慧社区。传统的社区安全模式是安装摄像头,现在一个城市里安装的摄像头可以达几十万个,并且深入到小区的每一个楼道、每一个路口,但是却忽视了我们身边最方便、最有效的探头就是手机。一部手机会把任何一个摄像头所不能覆盖到的地方都拍摄到,而且每一部手机所反馈的消息是任何人挡不住的。但问题是不能连接到终端。最核心的问题是与手机拍摄的照片要发送到哪里?是否有一个控制中心,能作为与手机相连的终端?那么这个控制中心是什么?能不能把每个手机信号都连接到控制终端,再从控制终端传到社区服务中心,以解决社区中发生的各种问题。这个终端的技术问题已经解决了,现在最需要的是如何将这些技术运用到社区管理服务的实践中。那么,如果进一步通过互联网将政府公共服务也接入到系统中,那么,像井盖掉了这样的问题就可以轻松得到解决。

三是将智慧家庭和智慧社区连接在一起。我们已经看到互联网带来的各种变化,比如只要打开手机APP,就可以从市场上将专业服务人员招唤到家里来提供理发、按摩、做饭、修理等服务,甚至可以摆脱传统的物业服务模式,将社区、家庭与市场服务连接,拓宽社区服务的内容。社区管理的人口可能是2万人,也可能是5万人,甚至可能是10万人。过去的社区服务中心,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决问题,如果建立一个控制中心,将发生的所有事件通过手机和互联网,反馈到控制中心,对防灾、抢险、突发性事件,可及时救助、及时解决。智慧系统化,解决的不仅是社区服务问题,而且还有政府公共服务问题。比如,有一年北京发生“7·21水灾”,在政府部门接到报警的时候,并不知道积水有多深,因为积水处没有摄像头、没有监控,但是如果手机可以与控制中心连接,那么用手机拍下照片,再通过互联网传送到控制中心,由控制中心将灾情大小实景呈报给政府消防部门,这样,积水有多深、周边环境是什么、要带什么工具营救受困人员,可以快速地制定营救方案,解决水灾营救的问题。

政府公共服务

云南是一个旅游大省。那么,任何一个旅游景点发生的事件,能不能得到及时处理?传统的电话报警会因为部门的制约而使得事件处理产生迟滞,但是一旦有了控制中心,从报警、传送事件信息、调遣相关部门人员,再到处理事件,就会变成一个信息通道,没有任何行政障碍可以阻拦信息,进而可以迅速排解困难,解决问题。

智慧社区意味着从家庭到社区可以通过互联网实现系统化连接。最后,通过智慧社区、智慧家庭与政府的数据系统、服务系统相结合,再推及到政府,而不需要政府来建无数社区,进而实现数据开放。

现在很多企业家、政府官员还不知道智慧城市是什么,而是把“一带一路”理解为产能过剩、基础设施建设、通道建设。但是真正“一带一路”的建设,要和各国家城镇化、各国的城市发展结合起来,要和中国的技术优势和城市化结合起来,变成一种务实的合作。这种务实合作将打破传统企业的概念。

传统企业概念是什么?比如,房地产企业就是搞房地产的,但是,现在要求是在未来企业发展模式中实现跨界整合。所谓跨界整合就是把所有优势在一个空间平台上组合起来,再由政府来协调、给以政策支持,以降低成本、协调企业间的利益关系,实现利益分享。和以往不同的是,跨界整合是要囊括所有可能囊括的企业。前几年,智慧停车项目还是以一卡通为基础的项目,但是,如今的智慧停车场,可以由机器人把车停放在任何一个车位上,而且成本低、效率高。这个技术变化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现在北斗的信号已经可以覆盖欧洲,到2020年甚至可以覆盖全球。当北斗和互联网连接在一起,产生的民生功能将远远要超出GPS。这种空间位置信息的变化跟互联网连接后,会对政府规划、决策管理带来巨大的改变。

如何实现城市的创新?我们希望利用科技优势来推进企业变革创新、推进城市管理智慧,再将这些推向“一带一路”上的东亚国家。我们会有无限的大好机会。我们也强调在可持续发展上进行一系列的合作,比如能源、交通和智慧城市。印度正在推进一个庞大的智慧城市建设目标,但是距离中国的智慧城市目标还有遥远的距离。目前,我们已经开展了中印智慧城市合作,在全球范围内,也已经开展了中美、中欧等城镇化国际合作,并且基本上以智慧城市作为最务实的合作项目来推进合作。我们成立了智慧城市联盟,将国内外最好的企业都吸纳在联盟里,也包括很多大房地产商。

我们正从城镇化大趋势出发搭建平台,促进企业和城市间建立合作关系,推进中国东盟合作、中国南亚间开展务实的合作,希望大家愿意参与到合作中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