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峰会观点 >详细内容

Raicho Bojilov:职业选择和经济创新

 
       大家下午好,我非常感谢主办方邀请我来到这里,非常荣幸,而且我觉得现在对于中国来讲是非常关键的时期。今天给大家做的演讲题目是已经由Edmund S.Phelps教授介绍过了,是“职业选择和经济创新”。
 
       大家可以看到我演讲的背景,我讲到一些技术方面的细节,在我的论文当中,可能很多是关注技术层面的,所以我就不耽误太多时间直接开始了。对于我们商业传统来讲最直接的一点就是职业的创造,谁创造了公司,在中国、美国、德国是怎样的情况,这是需要研究的问题。
 
       首先第一点,到底谁成为了创新者,第二点这些人到底有多么成功?在这个背景下,我们更多是看一下创造新公司的这些人,公司的创始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第一点是因为有足够的证据证实,当经济创新者想要创新一个新的产品,引入一个新的产品技术,新的技巧的时候,他们会建立自己的公司,它是由建立一个新东西的愿望驱动的。另外一点,对于一个中小型的企业来讲,实际上他们是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以及工业化国家中创造就业的主要力量,这里给大家展示一下美国的数据:美国60%的就业来自于少于1000名员工的中小型企业,所以新的公司,还有中小型公司,他们对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繁荣至关重要。
 
       第二个问题就是,一旦成立了公司之后,哪些人是成功的企业家?另外一组问题,是哪一类人愿意成为这种公众行政人员?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有很多的证据证明,如果我们找到一个人,我们来对比这个人在公众部门,以及在私人部门的生产率。我们可以看到公众部门的生产率较低一些,通常一个公务员会在政府里面待一辈子。那么我们分析一下,加入到私人部门最后成为企业家的这些人,他们希望能够比在公众部门工作的人更具有吸引力。
 
       在这里给大家看一下我们研究的结果,中国的一些高级人才通常都是进入公众部门,成为企业家的人往往都是教育水平较低,在才能方面通常没有那么出众的人。而在美国是不一样的,大多数有才的人都会进入私营企业,成为企业家。对于美国来讲,教育实际上能够成为企业家一种具有吸引力的选择,一些非常有才华的受过教育的企业家通常都是非常成功的。实际上就是Edmund S.Phelps教授之前说过的关于教育和企业家成功之间的关系,这是我们在美国的研究成果。这给我们展示出来美国的新兴企业,他们是受到了教育密集型活动的吸引,并且也给我们带来了前沿性的创新。
 
       最后我们还发现,通常他们信奉的价值是认为商业文化对于整个事业的成功是非常关键的。
 
       我们的研究是基于很多的文献基础之上,很多发展理论的论文,还有关于职业选择的论文等等,我不讲太多细节了,我只是把它列出来,然后我给大家谈一下我们经验性研究以及我们的一些政策建议。我们的数据来自于世界价值调研,在企业家精神方面,我们使用了1996年到2002年之间的数据,选择成为公务员的这部分数据是2005到2006年的数据。我们主要研究两种职业选择:同一组人中我们也是研究了不同类型的人群,是基于非常经典的洛伊职业选择模型基础之上的。
 
       首先,对企业家,我们了解他们的收入情况。我们认为这是他们成功的非常重要的代表,尤其是对中小型企业来讲,我们认为在经济表现以及企业家的收入之间有非常强的相连性。对于年轻的企业家来讲,我们也做了着重的研究。由于时间有限,我不能展示所有数据,但是有很多数据细节。我想请大家关注其中几张表,这些表对比了美国、德国和中国的一些研究结果。在第一组表格当中,我们想了解接受教育的人才在企业当中对于成功性的预测,第二部分是我们看到教育对于人们的吸引往往不是成为企业家,而是做其他的行业。对于受过高等教育的美国企业家,他们建立自己的企业,实际上他们还是非常成功的。这就是在美国,以及中国,德国这方面的差别。
 
       另外一点我想提到的就是关于不同类型的人的才能。比如在中国非常有才能的这部分人,他们往往不愿意进入企业,他们更愿意从政。而美国成功企业家往往都受过高等教育。在很多的国家,无论是在人的选择以及成功的角度,都有很多共同点。美国和中国之间有非常大的差别。在美国才能不是特别出众的人去做了公务员,或者受的教育不是特别高的去做了公务员。那中国呢,公务员吸引了非常多的受过良好教育,才能又非常出众的年轻人。我个人认为这跟国家政府的情况,还有选择人才的机制有关系。刚才前一位发言者也讲到了,对创业的融资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相信创业,或者新兴公司的起步,对他们来说,第一桶金,或者说融资是非常重要的。这就包括相关的制度安排,比如我们如果能扩大信贷,如果能对中小企业有更多的扶持,或者给他们提供一些证券化的资产,他们就能够有更容易的起步。还应该给人一些失败的机会,我觉得很多人是应该给予第二次机会的,美国就是这样做的。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中小型的创新企业,他们的规模可能太小了,无法从规模效益中获得相关的利益,而且可能他们的专业性也不是特别强,那么怎么让这种中小企业能够获得一些基本的知识和技能呢?我有两种方法我建议。第一是分享经济,在美国现在是非常红火。还有一种是打造很成熟的中介群体。他们可以帮助这些中小企业进行更好的运营,谢谢大家。

主题:

首届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中国峰会

时间:2013.3.18-19

地点:中国 · 北京

联系方式: +86(10)59393051
传真: +86(10)58679127
邮箱: forum@nbs.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