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峰会观点 >详细内容

王建国:中国模式与变革

 
       听了前面几位教授的演讲,让我很有启发,我主要讲的是中国模式与变革问题。
 
       第一点我想讲为什么经济模式很重要。如果看一下中国三十多年前和三十多年后的经济发展和成长,你就可以看到,当时邓小平做的就是一件事,改变了模式,改了什么模式?我们叫改革。事实上就是政治体制上没变,经济制度上把原来计划经济变成市场经济。第二点,他把两个权利都进行扩充,第一是人权,以前你不能自由迁徙,不能自由择业,也不能自由创新,这些都放松了,实际上就是将这种权利即人权放松了。还有就是产权放松了,尤其私有财产。
 
       这两个权利的放松改变了体制,所有制结构也改变了。但是另外一个限制他并没有改,就是权力还是中央集权。再一个权力的合法性主要是来自上层,还有权力之间相互不制衡。他就改了这一个,结果就到了今天所谓的中国模式如果用一句话描述就是中央集权控制下的市场管制经济,我们又叫做权控经济。
 
       当我们讲到这个经济模式的时候,我记得费老讲,到底什么叫经济模式?其实这几天晚上我一直在想的就是这个概念。经济模式可以看成四个战略的系统组合,或者叫做组合。四个以下战略组合、活动系统。第一就是价值承诺,一个国家或者政府必须对国民有一个价值承诺,这也是从商业模式借过来的。第二,一个国家或者政府对他的国民制度定位,必须给制度有一个定位。第三,就是财富创造战略怎么满足他的价值主张,实际上就是我们讲的GDP的创造战略。第四,就是财富分配战略,实际上就是GDP的分配问题。这四个战略的组合构成了经济模式,经济模式不是战略,而是这四个战略的组合,并且是有一系列的活动系统构成的,这是一个定义。
 
       下面我们从这四个方面看中国模式。第一点就是价值承诺。如果看我们国家或者政府对老百姓的承诺,其实跟西方是没有区别的,我们照样说人权平等,照样说产权受到保护,照样说为人民服务,照样说执政为民,价值承诺我认为比西方讲的还好,或者说是世界上最好的承诺。
 
       第二,看中国模式的制度定位,制度定位主要是人权,产权。人权是不是平等的?你必须要定位。产权你也要给一个定位,保护还是不保护。
 
       第三,就是权力限制问题,权力的合法性来自哪里?来自上层还是下层?必须给它定位。
 
       第四,权力之间应不应该制衡。这四个定位就决定了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制度约束,一个模式必须有制度约束。中国后面的财富创造战略和财富分配战略,就是在这个制度框架里才得以实行。我可以说中国的发展战略、中国的模式、财富分配战略,在很多国家是不可能的,因为你的制度不允许这么做。
 
       而制度定位,第一有特权,人权不是完全平等的,也不能界定不清楚。第二产权我们界定不清楚,也没有保护。第三权力的合法性来自上层而不是下层。第四,我们界定的权力不制衡。这种制度定位给我们第三大战略创造了条件,第三大战略就是财富创造战略。有几个特点,主要是政府投资拉动需求,需求拉动主要靠投资。政府通过高税收,把财富集中到国家手上,然后用财政投资和财政政策来拉动经济。这种经济的拉动如果没有前面的制度基础是不可能的,你凭什么收我这么高的税,老百姓不让你收,那你的人权产权都不受保护,他想收多少就收多少,有了这个前提才可以制定政府投资发展战略。所以这是第一点。
 
       第二,出口拉动,中国过去的十几年,出口拉动在经济成长中起了巨大的作用。我们出口拉动也有一个前提,就是最低工资,如果没有最低工资的保障,美日都要游行,我们不给你游行。只有这些优势,我们才可以跟别人竞争。所以我们经济拉动,第一是投资拉动,第二是出口拉动。
 
       第三就是城市化,城市飞速扩张,把农村土地,把老房子,棚户区进行改造,变成框架,所以如果没有这些前提,中国模式是走不通的。
 
       另外,财富的分配战略,我们给你承诺了,一般来说我们要翻几番,要达到小康水平等等,这个就把普通居民的收入,通过高税收高税费变成了国家资本,然后再进行投资拉动,如果没有这个前提,就不可能实现。所以这就是我们的财富分配战略。国家的投资占了GDP的24%,还有国家与社会资本没有算在里面,也就是大约有60%的GDP被政府和国家花掉了,留下的只有40%给所有的民营企业和老百姓。这就导致了我们内需是疲弱的。还有一点非常不合理,就是中国的这种分配制度除了政府拉动大部分以外,政府拉走的部分通过其他的途径转化成全国资本,我后面会说为什么会做这个转化。所以按照这个道理财富收到国家,由国家投资,可以叫做国家资本主义,如果大家的这些资本从国家流到权贵手上,又从国家资本主义转化成权贵资本主义,那就是由权贵资本主义来发展经济,这种权贵资本主义的经济就变成权贵、贪官、奸商聚集了大量财富,普通老百姓赚的很少,中国极少数人占了中国极大部分人的财富,这个不需要统计数字了。
 
       这四大战略构成了中国模式的主要要素。另外讲中国模式的内在规律,内生矛盾。刚才我们讲我们经济是定位在权力控制经济的,中央集权的权控经济导致了所有的生产要素,所有商品和资源进入市场之前,必须要受到集权的批准。如果没有权利允许你是进不了市场的,这就是我们讲的管制,不管你是要拉项目还是做别的,都需要批准,都有管制,所以这就造成了官员的贪污。权钱交易是中国模式的第一规律,价格配置资源是它的第二规律。第一规律就是贿赂价格配置资源,谁的贿赂价格高就流向哪里。这个权钱交易的模式就使得有权力的权贵得到巨大的财富,还有奸商也可以得到财富,贪官也得到财富。这样一个转变过程就变成权贵资本,就以牺牲老百姓的成本获取自己的利益,所以中国就从国家资本主义转成了权贵资本主义,这是第一个矛盾。贪腐是中国经济模式的矛盾,也是原因,也是动力。这就造成一个问题,老百姓收入低,房子被抢了,福利低,环境差,我们剥夺了老百姓的财富,还剥夺了环境财富,剥夺资源损害后代的财富,用我们生活质量来换大量的资本,而这个资本又通过权钱交易转变成权贵的资本,那么我这个模式值不值?我以巨大的成本获得财富,值不值得?另外老百姓允不允许你们这么做?如果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是NO,那么我们可以说这个模块很快就会stop,它走不下去。
 
       最后怎么改革?刚才说权控经济,那首先我们要搞创新,搞资源包容,当然我们要承认改革取得了巨大成果,解放了生产力,但是产生原因是非常可怕的,就是靠贪腐驱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动力,官方是由官员管制的,官员没有动力他就不支持了,这个是我们这个模式不能长远发展的根本原因。怎么改?放权,把控制资源的权利放到老百姓哪里去,叫做返还民权,本来这个权力是老百姓的,你集中了,现在返还给老百姓,没有民权就没有民智,没有民智就没有民想。

主题:

首届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中国峰会

时间:2013.3.18-19

地点:中国 · 北京

联系方式: +86(10)59393051
传真: +86(10)58679127
邮箱: forum@nbs.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