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峰会观点 >详细内容

刘士余:未来十年中国的金融业发展与风险控制

       非常高兴参加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中国峰会,分享国内外专家关于金融改革发展的智慧以及真知灼见。同时我也就中国金融改革取得的成绩和当前面临的挑战,以及中国经济未来十年的发展方向,同与会的朋友做个交流。
 
       对我们过去十年金融体制改革的回顾,可能有助于同志们分析我们当前面临的金融状况,对进行下一步金融改革的深化,维护金融稳定有更多的理解和共识。
 
       过去十年,在经济体制改革当中,最重头的就是金融体制改革,因为这是中国市场经济改革当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过去三十多年的改革当中,我亲历亲为的感受是我们把企业改革放在前面,把金融改革放在后面,这个大的金融改革路线选择,现在看是非常正确的。
 
       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倒闭了一大批中小金融机构,比如信托投资公司,城市信用社,农村信用社,典当行,还有农村合作基金会,这段历史虽然是15年前的事,但是对我们今天加快发展民营金融机构,发展中小银行仍然有很多教训和启示,不能忘本。同时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四大银行的不良资产急剧攀升, 2000年左右,国际上权威人士评论中国四大国有银行,已经是技术性破产了,当时成立了四大国有资产公司,从国有银行剥离了四万亿的不良资产,我们用了五年时间度过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把地方的金融风险处理了,但是没有彻底,我们把存款人利益保护了,把国有银行不良资产剥离出去,为股份制改革奠定一个好的基础。
 
       2003年以来,我理解,或者我的体会,我们金融改革基本上是两条线,一个是重组再造微观金融基础,也就是说把金融机构扳成真正的金融机构,这是一条主线,还有一条就是大力发展金融市场,鼓励金融创新。大家看到的资本市场,无论是股市还是债市,还是货币市场,都是飞快的增长。这些发展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
 
       国有银行的改革实际上存在存储的问题,2003年中央政府决定银行、证券、保险、企业确定目标资本重组,内控严密,服务安全,效益良好,这是在总结中国企业改革基础上,提出的金融企业改革的根本目标,按照这个目标对四大银行进行改革,基本上分六个步骤:第一是财务重组,包含这么几个部分,冲销,审核,处置不良贷款,国家和其他金融机构的注资。第二是设立股份公司。第三是建立公司治理结构。第四是转换金融机制。第五是引进战略投资。第六是公开上市,然后达到提升风险控制能力和对实体经济服务能力的目的。
 
       为什么我要提这个往事,很重要的一方面,当时我们把银行做成了、上市了,但后期却面临一个比较大的误解和压力,说国有银行被贱买了。今天如果我们对未来十年中国金融改革和发展还有一个理性的判断和选择的话,我们过去这一段争议是值得警示和不能忘怀的。
 
       为什么当时会提出国有资产被贱买呢?就是说战略投资进来,比如1.2元一股,上市就卖到3块多,一年多时间,资本成倍的翻番,甚至有人说高盛投资中国工商银行已经赚多少倍了。如果我们把这段历史割裂开来,评价高盛退出对中国工商银行的投资,我们就走进了改制的误区,这样对未来十年的判断就产生了非理性的干扰。
 
       我们当时对银行的改制,首先选择了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当时股份有限公司的发起股东不能低于五个人,而且当时还规定发起的股东三年内不能转让股份。建行股东制发起的时候,我们找五个发起人是非常费劲的,到中国银行发起的时候,我们想了两种方法,一种是找五个自然人加上国家的资产公司,五个自然人每人出一块钱,这个也是符合国家规定的,但是一人出一块钱好像有点为了通过法律规定而做的游戏,这样不太好,我们就用了国务院原来的规定,就是可以由独家发起人设立股东融资。这样中国银行就是由中央汇金公司独家发起的。有一个非常好的故事,当时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叫谢平,中国银行股东发起大会的时候,会场有一个记录说谢平既是股东发起人也是大会主持人,他在主持会议时说,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大会现在开始,之后到表决章程通过这个会议议程时,也是他自己举手表决,因为他是唯一的股东。就是说我们当时找一定比例的人作为发起人不是那么容易。当时对中央银行改革的信心不是很充分的。
 
       再来说建设银行,我们有股份要转让到国内某家大的机构,他需要作为发起人,但是发起之后,监管上才说他不能作为发起人,我们决定把中央汇金名下的30万股份转让给他,当时根据公司法的规定,发起股东三年内不得转让股份,这样就按照1:1.05给他。我为什么讲这段历史?就是说后面对战略投资的介入,说是贱买,可能就有点违背历史的实际情况了。我说这个故事第二个含义,就是未来十年我们认为在国有资本提高利用效率这方面上,可能不应当在国有银行中保持这么高的比例,那么这个比例股份要退出的话,可能要面临一部分相当大的压力,如果说我们还说贱卖,那么未来国有股份可能很难保持一个较高的比例,但实际上保持那么高的比例意义不是太大,对国有银行资本来讲,国有资本的资源配置效率不是很高。
 
       过去十年我们还有一个大的改革,就是农村信用社机构的建立。当时农村信用社有33000多家,在农村特别是中国县域经济当中保持着绝对的主力地位,当时农村信用社的不良资产和管理水平是相当差的,最后国家动用一部分资源和市场力量以及地方政府的力量,把农村信用社改造成资本相对充足、管理规范、服务于县域经济、服务于三农的经济机构。这个十年农村信用社的改革基本也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当时我们把路径选择叫做“抓两头,带中间”,把大的改革好,把小的改造好,带动中国这一批中型的银行率先进入资本充足、治理规范的股份公司。十年来,这件事的目标基本达到了。
 
       过去十年的第二件大事情就是中国资本市场的跨越式发展,其中包括股份制改革,实际上在股份公司成立时,中国的上市公司股份不是分普通股和优先股,而是分为可流通和不可流通,这个就是在资本市场量定价之后产生了扭曲,05年把这一制度进行了改革。这些年资本市场进入了较快速的发展阶段,特别是增加了中小企业板、创业板、还有新三板,也就是中小企业股权转让系统。
 
       资本市场还有一个大的改革,就是大力发展债券市场。债券过去是由政府管制或者审批。04年以后,根据资本市场发展的需要就开始鼓励金融创新,到了07年,成立了一个全国金融市场机构投资协会,这个机构成立以后基本上不再采用行政审批的办法,而是采取了市场化的组织机制,相应提高了有关部门还继续实行行政审批制度的企业债和公司债这个市场准入的效率。到去年底,中国债券市场的总容量是26万亿,就大家关心的实体经济信用类债券大概是7万亿。根据DIS的统计,中国债券市场现在托管量和当年发行量、交易量方面基本上是处于世界前四位或者第三位,亚洲第二位,具体数字由于口径不同可能有所差异,但是至少我们过去十年的市场改革发生了重大变化。债券市场在配置资源和丰富投资工具方面已经发挥了不可取代的作用。
 
       第三个就是重大改革有序的推进了人民币汇率和利率市场化的改革,这一点在我们文件当中和公开出版物当中都有回顾和展望。
 
       第四个方面,我们中国金融体系在09年正式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组织的金融部门规划评估,这件事我们2003年就开始筹备,但是刚刚也提到我们国有银行不良资产比例很高,农村信用社的不良资产比例也很高,很多银行还谈不上公司治理的理念,所以很难接受同行的评估。但是我们那时候已经开始由政府多部门合作进行自评估。金融危机发生后,中国政府根据G20峰会达成的共识履行了承诺,我们接受了基金和世行的评估,因为到09年、10年,我们的重大改革基本完成,资本充足,内控、运营安全这些方面都取得巨大的进展,可以有条件接受并欢迎国际评估。
 
       这次评估团在过去十年改革的基础上,对中国金融稳定和部门发展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也提出了很多中肯的建议,比如说资本市场流动日前对中国经济增长可能产生的冲击,房地产市场的问题,内需和出口不平衡的问题可能会产生溢出效应,同时对我们的支付清算体系也提了很多建议。在宏观审慎,周期管理方面提出很多建议和希望。这些建议都非常中肯。
 
       通过过去对金融市场大力发展和金融机构微观基础重组再造这两条主线路的发展,过去十年我们非常欣慰地看到金融机构的自主经验、应对风险能力和水平得到提高,金融市场深度、厚度、广度三维方向得到扩张。我举一个例子体现这个改革的目标检验。前两天全国人大批准了铁道部的改革方案,当时从我在央行负责金融稳定、金融改革、金融市场的角度来讲,我接到最多的包括业界的、市场的电话就是说铁道部撤销了,那么铁道部的债券和铁道部的贷款怎么办?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变,我当时考虑这个问题确实需要好好的研究,给投资者一个满意的答复,并且这也是中央政府一个慎重的决策。但是我最欣慰的就是这件事和设立四大资产公司时的市场反应完全不同。铁道部2.6万亿负债当中,大概1.4万亿是银行贷款,7500亿是铁道部发行的债券,铁道部发行的债券不仅仅是银行持有。有人说中国债券市场就是贷款转债券,其实不对,我们是高储蓄率的国家,在世界任何一个市场,债券发起方一定是银行占多数,但是到了今天我们银行持有公司类的债券已经从2002、2003年70%左右降低到现在的48%,债券市场的机构投资者已经达到11000多家,银行力量占40%。
 
       这么多机构投资者关心这件事,我认为这标志着金融市场发展到了相当大的阶段,包括国有银行上市银行的股东都非常关心,因为如果这部分贷款的风险权重不能得到和原铁道部计款相同的话会影响银行利润,从而影响股东的权益,所以我觉得资本市场、货币市场、债券市场之间已经建立了一个非常好的有机整体的市场体系,这是我非常关心的事,也是非常高兴的事。
 
       要讲下一步中国金融问题首先要分析中国的经济问题。其实这里面没有太多深奥的东西,但用教授的话讲可能就很拗口,官方语言就是叫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所以必须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经济结构。这是目前中国金融行业面临的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当前经济结构或者这个经济体系的运行主要还是靠间接融资或者银行贷款来支撑。那么无论是节能减排、结构调整、淘汰落后产能都可能会付出相当一部分的财务成本,毫无疑问,银行或者金融业要承担未来经济结构调整的一个比较大的市场化成本。这件事情已经迫在眉睫,那就是调结构、转方式,特别是今年持续多日的雾霾已经让全民对调整结构、转化落后产能达成了共识。今天专家非常幸运,没有碰上雾霾的天气。
 
       在这种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下,金融体系肯定要承担财务成本,从金融业本身来讲,现在的问题是银行贷款的持续增长已经导致了商业银行在资本市场的融资对其他实体经济可能会产生溢出效应。因为过去五年为了维持经济增长、银行贷款增长已经占用了1.33万亿的新资本,未来五年从核心资本到付出资本可能还要还得补充1.66万亿,这是非常大的数目,也就是说银行贷款增长和资本的补充基本上类似于水多加面、面多加水的关系,这本身也是不可持续的。唯一的出路和办法就是大力发展资产证券化,把银行的表内资产通过资产证券化转到更多的市场投资者那里。
 
       还有一个大家关心的问题就是本银行的问题。由于各国监管的法律不同,对银行体系规定有所不同,但不管怎么不同,中国已有的银行体系是客观存在的并具有一定的规模,而且这个规模在不断增长。那么银行体系的这些产品和资金基本上还是围绕实体经济的发展和服务的,我们知道中国实体经济的特点是投资驱动,也就是长期患有投资饥渴症,我担心影子银行资金进入房地产、落后产能或者一些资质状况不佳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这可能会产生较大风险。因为影子银行的产品是横跨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这种转换之后有可能会产生跨市场的风险。
 
       基于上述的判断,下一步,未来十年还是应该立足于开放场馆的体系建设,一个运动员是至关重要的,运动员的体质素质、运动场地的国际化现代化、比赛规则的国际化现代化、规律的市场化都很重要,首先运动员的体质训练还是需要下大工夫的,要把中国金融体制改革推到一个更高的阶段,因为现在国家持股比例还是太高,整个金融机构公司治理还远远没有达到真正的公司治理的境界。第二,必须发展新的以民营为主导的中小银行体系。第三,坚定不移地推动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的改革。我个人认为,在未来十年,如果国际经济金融形势不发生类似本轮金融危机的逆转,我们肯定可以在自觉和不自觉的发展当中完成这两项改革。另外是资本项目可兑换和人民币跨境使用,这两项我预计如果在未来十年国际市场没有大的变化,我们可以完成这项改革。
 
       还有一方面,我们要进一步完善相关的金融安全网。中国银行已经多元化,特别是大中小银行体系的建设已经达到初期的一定阶段,银行的层次很清楚,银行的股权也完全市场化,下一步是要增加更多的小微银行,相应的保险制度也是在未来十年要完成的事。关于影子银行和中小金融机构、金融产品的创新,很重要的是要防范风险,一方面要相应法制的建设,一方面需要监管能力的建设,再加上金融业综合经营的往后推进,所以下一步迫切需要中国“一行三会”也就是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和国家外汇管理局以及政府财政部这些部门之间,要真正建立起分工清晰、规则明晰、协调信息共享的机制。坦率的讲,我们是中央集权型的政府,在共享机制方面是最有优势最有效率的,本应当以最小成本达到这个目标,但是事实上我们离这个目标还相当的远,我们相关的监管方式还有待转变,建立金融监管机制、共同防范风险还是未来十年的重要任务。
 
       总体来讲,我对与会朋友和专家讨论的这些情况,对中国未来十年的改革以及未来十年的金融形势走向持乐观的态度,谢谢大家。

主题:

首届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中国峰会

时间:2013.3.18-19

地点:中国 · 北京

联系方式: +86(10)59393051
传真: +86(10)58679127
邮箱: forum@nbs.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