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峰会观点 >详细内容

Alvin E.Roth:市场设计,中国如何借鉴美国经验

 

众所周知,市场设计是有很多细节的知识,但是对于中国市场在细节方面的知识我是比较欠缺的。因此,我与大家分享的是美国的经验,并希望这些经验能对中国有所借鉴。

讲到实体市场和虚拟市场的时候我们要看一些具体问题,它们目的是什么?它们的工作原理是什么?它们怎么会失灵?它们失灵的时候我们怎么恢复这个市场?现在有很多机构都是市场的一部分,机构的功能是有所不同的,不光是制定价格和分配资源,还有一个基本问题,就是市场上货币的作用是什么?

讲到商品市场,其实可以看到两种完全不同的市场,一种是“水果市场”,一种是纽约的股票交易所。在“水果市场”上可以是公正的,而且是匿名的,但如果是你在纽约所买ATNT的股票,你就不需要担心卖家是否不喜欢你,同样卖家也不需要特别挑选买家,双方不需要讨好或者示好的过程。当然还会有一些新的申请的程序,但是像纽交所这样的市场,基本上是价格决定谁得到什么,于是市场就可以帮助我们进行所谓的价格发现,也就是说价格是市场的决定性因素。在纽交所,市场可以帮助我们发现一个合理的价格,但是有的市场并不是价格可以决定一切的。我以前是哈佛大学的教授,现在是在斯坦福大学教书,这两所大学都是对学生有选择性的,但是大学不会把学费提高到恰有足够的学生仍对其有兴趣,相反,它们将学费设定在仍有大量学生愿意来就读的水平,这样他们选择的范围就会更宽泛一些。因此可以看出,有些市场依赖的因素并不是价格。

在劳动力市场也是这样的,跟大学一样,他们的学费会设的比正常价格更低一些,这样会有更宽广的选择范围。在这样的市场,并不是说你自己选择就可以了,本人还要被选择,就是说如何获取我们的事物,然后被选择。在这种匹配市场,你不可能自己跑到哈佛说我要来这里读书,还必须要拿到哈佛的接受函,你被选中后才可以去读书。同样结婚的时候也是这样,不是你想跟谁结婚都可以,还必须被对方选择。

我跟我的同事在美国设置了一系列的匹配市场,为一系列机构服务,帮助他们交换信息,做更好的匹配。给大家分享一些案例,希望这些案例对中国机构会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我们设计了一个劳工市场,是给美国住院医生匹配的信息设计,哪些医生想去什么样的医院工作,他们对什么地点更感兴趣等等,我们跟很多医生市场做了匹配的市场设计。最近我们也跟一个博士计划在美国的北部城市做这样匹配市场的设计。

下面还有两个案例,价格仍然是比较重要的因素,但是它并不是唯一的因素,我想特别强调的是在匹配市场上,价格绝对不是唯一的因素,有一个案例就是学校招生制度的设计,怎么样来招生?怎样帮助学生和学校相互进行选择?在纽约城,在波士顿,在其他城市都有这样的计划展开。在这里我不会给大家介绍特别多的细节,比方说我们设计的时候会有哪些问题,以及今天是如何改善的?我会给大家一个大概的介绍,因为对于中国大学的招生计划也许是可以借鉴的,他们可能有一些问题跟波士顿以前的问题比较相似。然后我会给大家介绍一下肾脏交易计划,我们也建立了这样的交易市场,帮助肾脏的捐赠者和受捐者完成这个计划。

在美国,可能其他国家也是一样的,这样的匹配市场非常重要,就我们日常生活来说,小孩要读幼儿园,读中学,读大学,都会涉及到匹配市场的问题,因为这涉及到了双方选择的问题,包括你找工作,也不是任何一份工作你想要就可以得到,你自己还要被雇主选择。另外在医疗保险计划中也会涉及到匹配市场,都是双方选择的匹配问题,并不是说你付得起大学的学费就可以去学校读书。

首先看看招生的计划,在波士顿这个城市,以前公立学校招生计划是有很多缺陷的,因为以前是采取了密集接受的系统,那么每个学生会递交他的志愿名单,根据他优选的顺序,这个学生和家长就要把名单交上去,第一志愿是什么,第二志愿是什么。那么学校又是怎么做的呢?它一般首先在报考它的第一志愿的学生中去选择,这个听上去好像是不错的系统,但是其实这个第一志愿你填的是哪个学校还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有可能你填报的第一志愿没有录取你,而第二志愿的学校又已经招满了,那么第二志愿也不会录取你,所以如何填报第一志愿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你可能不会想填一个特别受欢迎的学校,因为风险很大,一旦不录取第二志愿第三志愿都录不上你。

对于家长来说,会怎么做呢?有些家长对这个还是很理解的,他们选择报志愿的时候就有一些策略性的选择,还有一些家长,可能会听从学校建议,波士顿公立学校的招生手册就说,如果你想被你的第一志愿所录取,请考虑选择不那么受欢迎的学校,这是列在学校的招生手册上的。因为你可能不知道别人报的是哪个学校,在这种信息缺失的情况下,最安全的方式就是选择那些不那么受欢迎的学校,这样被第一志愿录取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那么我们是怎样修补这个系统的?如何帮助大家更好的被第一志愿录取。我们提交的建议就是递延接收算法,这样学生和家长可以非常安全的填报他们最喜欢的学校,这就是一个具体的工作原理:首先不公开,秘密的提交你的志愿,然后每个学生都去向第一志愿提交申请,学校就在所有第一志愿的学生中,根据学校优先顺序给他们分配座位,我要强调的是第一轮的时候学校并不会立刻接收这个学生,只是把位置保留下来了,每个学生跟第一轮被拒绝的学生向下一个志愿提交申请(如果还有名额的话)。每个学校将前一轮保留的学生,还有新申请的学生再进行一轮考虑,然后按已有顺序再给这些学生进行初步的分位,不在这个名单上的学生就被拒绝了,这样的方式就一直轮回下去,直到没有学生申请被拒绝,那这个算法就算结束了。最后每个学生都会有一次最后分配,根据这种递延接收的算法,学生就很有可能保证被他的第一志愿的学校所接受,直到最后没有学生来申请,这样算法就结束了。这时候每个学生得以分配到每个学校,而且学校是不会考虑这个学生填报的是第几志愿,我们可以发现学生可以真实的填报志愿了。我们可以看到递延接收算法可以让学校和学生更好的利用名单相互选择。

在纽约市,以前也有类似的问题比方说招生的时候会留下一些名额,这些作为留给非官方的渠道。到第二志愿的学生人数可能没有这个学校预想的那么满,如果按照个模式他可能就招不到理想的学生,同样递延算法可以修正这个问题,用了这套算法,就不会出现学生和学校对彼此的优先设计高于最后匹配的情况。

这些对中国来说,应该都会找到相似的对等的案例,比方说在大学招生计划中,我们都知道它是非常复杂的,在中国可能每个省都有自己不同的计划,在美国也是这样。再讲到器官的捐赠,这个可能就更复杂了,中国可能也有这样的捐赠活动和计划,还有劳动力的交易中心,它也是匹配市场很好的应用案例,尽管在劳动力市场,价格因素影响力会更大,但是我想说价格不是唯一决定的因素,因为还有很多的信息是非常至关重要的。即便是那些对价格依赖性很强的市场,一旦涉及到匹配的问题,就会有更多复杂因素参与其中。那么要使一样东西成为商品,就会涉及到匹配设计。因为你不可能直接从农民手上买一个东西,你买这个商品的过程中,会涉及到一系列的交换,这也就涉及到了一系列的匹配和市场设计等等。

我们再来看一般市场设计的框架。首先这个市场上要有足够多的人,这样才会有各种各样的交易产生,这样我们市场才是稠密的,一旦这个市场足够稠密,我们还要确保这个市场是不堵塞的,所有交易都要有发生时间,另外还要安全,所有参与者都愿意参与这样的市场,而且愿意揭示或者说出他们真实的意愿。最后还想说,可能有一些交易是令人厌恶的,而这种令人厌恶的因素,可能会成为市场设计的限制因素,这一点我会在后面谈到。

接下来看一下器官移植,在很多国家,包括在中国都有器官移植的需要,美国也是这样的。但是器官移植的时候,这个资源是非常有限的,捐赠的来源有两种,一种是活体的,一种是尸体的,有时候这种捐赠是不匹配的,哪怕你的资源是捐给你一个亲近的人。这样就为我们交换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可以看到一个比较简单的图例来说明,两组肾脏的捐赠是怎样的工作机制。

这两组的器官可以看到是血型不匹配的,同样,第二个捐献者遇到同样的情况,想把自己的肾捐给另外一组人,但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其实这两组可以互相交换,使他们血型符合,这对于市场是非常关键的。这实际上是实用性的交换,而且并没有钱方面的交易,所以你不用担心在交换当中会违反国家的法律。并且根据美国的一些法案规定,前文不适用器官配对规则,这里可以看到四个同时的手术,左手边是一个肾脏,我们从捐赠者身体里面取出来进行一次移植,这是俄亥俄发生的。捐赠者和被捐赠者是同时进行的,整个过程中的交易都是通过人们的意愿实现的,这是比较简单的。当然还有更加复杂,有三组人共同工作,我们可以看到,第一组跟第二组可以进行肾脏交换,当然一些非直接捐献者,他们可能需要比较快的,有人说我可能要把肾脏捐给正在等的人,有些人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我们现在有捐献者和患者的库,我们可以第一组拿出肾脏给第二组里等待的患者。这个图里面只有六组人,为什么只有六组呢?原因是在市场上的这种堵塞有时候可能使得超过三组以上的人交换的时候会造成一些问题,我们需要做这些手术的时候不能同时进行,就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尽可能多的找到合适的中间捐赠者。左边是标准性的交换,我们都是同时进行的。但是假设说,我们第一天有一个人没有做的可以挪到第二天,来进行无止境的无私捐献。第二组的捐赠者如果没有得到非常好的肾脏器官的话,那么也是会造成损害。

我们有很多法律是没有办法控制的,这个肯定跟市场需求相关,使得这个市场非法并不见得能使这个市场完全消失。我们把它叫做交易的需求。比如说一方人想要购买,但另一方认为是不被允许的。看起来有很多交易都是这种从法律上来讲是说不通的,比如我住在加利福尼亚,近亲结婚这方面原来是不允许的,最近几年刚开始允许。而且还有同性恋的婚姻,最近加利福尼亚也是有新的法律允许了。还有同性恋者想结婚,但是有人认为他们不应该结婚的,所以就是说有的地区允许,有些地区是不允许的。欧洲很早之前,对于贷款的利率也是这样,有些人愿意贷款,但是法律不允许收利息,随着现在进入现代社会,很多东西开放了,原来美国是可以奴隶售卖的,现在不能这样了。但是非常难预测,比如说加利福尼亚的餐厅里面不允许吃马肉或者狗肉的,这是违法的。其实我们在加州是可以允许市民在公众留言板上提出自己的法律申请的,为什么加州有这样一个法律呢?不是因为加利福尼亚没人吃狗肉或者马肉,而是因为一些人不想让别人吃狗肉或者马肉,等于有人想吃,有人不愿意让别人吃,这是非常难让人理解的,但是通常都会引起我们的注意,如果这个事情法律不允许,但是又有需求的时候,很可能就是可以带来非常大收益的事情。比如说收养,你没有办法给孩子的生母付费的,这是不合法的。包括很多法律是不允许嫖娼的。有些市场情况是不一样的。如果在加州允许吃马肉的话,可能很多餐厅是会提供马肉的。

人们对于你可以用钱买什么,或者不能买什么有一种争论,有时候我们叫做灾难性的急剧滑坡,如果市场上没有这个原则,我们的生活可能是非常具有灾难性的,所以说,关于换肾这个事情,它实际上是形成一定的市场,虽然说法律方面很可能是违法的,但是当我们考虑到市场的时候,有一点我们可以想到,就是我们需要怎样的社会支持,以及如何使市场更有效率。

想象一下整个市场设计对于中国经济来讲,肯定是非常有益的,因为基于非常多的细节,就可以更好的理解当地的情况,希望中国的经济学家可以通过这种学习来实现。

主题:

首届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中国峰会

时间:2013.3.18-19

地点:中国 · 北京

联系方式: +86(10)59393051
传真: +86(10)58679127
邮箱: forum@nbs.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