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峰会谈自贸试验区

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对外开放也随之进入新阶段。当自贸试验区建设在沿海地区陆续“开花”,它将给经济带来什么样的“果子”备受关注。第三届诺贝尔经济学家峰会分论坛——《开放 自贸区建设与海西发展》探讨了这个问题。

论坛嘉宾们表示,自贸试验区建设意味着中国将从规则的“参与者”转变为规则的“制定者”,并慢慢从传统制度中走出来,在一个更开放的制度里,为更多企业和投资者带来高效便捷的发展模式。

角色转变: 从“参与者”变成“制定者”

新华都商学院教授、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说,自贸试验区的建设与发展,意味着中国将发生角色转变。

“过去我们遵守国际游戏规则,是‘参与者’,现在我们将成为规则的‘制定者’,在请进来的同时也走出去。”邱晓华说。在中国自贸试验区建设的步伐下,资源将实现全球化配置,生产和销售也将进一步全球化,中国要走出去,适应新形势,就要主动制定自己的“新规则”。

犹记得,2001年中国加入WTO,举国欢腾。“加入WTO的那一年,我国的GDP是10万亿元,2012年, GDP接近52万亿元。别的不说,自由贸易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深刻的。”新华都商学院教授、TPG(德泰投资集团)执行合伙人黄辉说,加入WTO的中国只是世界经济的一个参与者,而在自贸试验区建设里,中国即将成为经济游戏的制定者。在主动性和积极性的引导下,黄辉认为,“更多奇迹可能被创造”。

对此,新华都商学院副院长、教授林伯强则强调,角色的转变激发了无限的潜能,也可能带来重重困难。“比如我们现在正在遭遇能源问题、污染问题,在接下来的自贸试验区建设中,可能会碰到更多问题,要做好准备。”林伯强认为,在这些问题上,政府还可以做得更好。

机制创新:让贸易冲破制度的“铁丝网”

在上海景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蒋锦志看来,没有冲破旧有制度的“铁丝网”,贸易很难实现自由。

如他所言,自贸试验区建设必将带来制度的创新。在中国发展自贸试验区建设之前,以往的贸易有一套规则,但是,随着自贸试验区建设大刀阔斧地进行,这种机制将被打破。“自贸试验区建设是一种‘打破边界’的建设,不管是走出去还是引进来,机制都和以往不一样。”北京亿玛在线科技有限公司总裁柯细兴在谈到这个问题时如是说。

“比如,现在的自贸试验区建设实行‘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这种模式告诉你那些是不能做的,除此之外都可以做;而以往的管理模式是,所有的制度都在告约束你,哪些是可以做的,除此之外都不能做。这就是一种创新。”新华都商学院教授、TPG(德泰投资集团)执行合伙人黄辉说。

据统计,2014年,中国的对外贸易总额约4万亿美元,此外还有4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从这个直观的数据可以看出,中国对外贸易的总量是巨大的,自贸试验区的建设也是形势发展的需要。“在形势的要求下,自由贸易需要整合资源,需要和当前世界的贸易链对接起来,这就要求我们要有所创新。”天圆集团董事长左安一说。

事实上,在自贸试验区建设的路上,不仅机制要创新,人才也要跟上经济发展的步子。“经济结构的调整带来人才需求的变化,在自贸试验区建设的步伐下,教育事业必须在培养人才上有新思路和新举措。”西京学院院长任芳说,这是现在教育事业应该考虑的重要问题。

效率增长:不出国门也能享受“国际化”

从角色转变到机制创新,自贸试验区建设最终将给企业、投资者和民众带来多方面的便捷。

汇银资本董事长陈锐华把自贸试验区形象地比喻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特区”。他说,“特区”往往有很多的潜在机遇,这缘于“特区”享受的“特权”。“从外面引进投资因素有一套特别的流程,这个流程效率更高。比如资金,特别是外资,进出就更加方便,人才和知识的流通也更加高效。”

不出国门就能享受到高效的国际化流通速度,企业分到了自贸试验区建设的“红利”。

而这个“红利”对民众的含义则是不同的。

比如,如果普通老百姓想买国外的东西,没有自贸试验区,可能需要7-15天的时间,中间的程序也很繁琐。但是,有了自贸试验区之后,跨境电商的仓储实现了本地化,这个时间可能缩短为2-3天。再比如,以前中国人用高出1倍的价格在国内买汽车,但随着自贸试验区建设开放力度的加大,这个价格差可能会缩小。

可以说,自贸试验区给了企业机会,也给了民众更多选择。而对于购物的“国际化”和时间大大缩短,柯细兴则提出,“这可能带来外贸的另一场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