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景源:结构调整就像拔牙

  • 啊
  • 啊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在第三届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中国峰会上表示,2015年我国经济工作总基调是稳中求进,但结构调整是一道坎。现在无论是第一产业、第二产业、还是第三产业,都亟待产业调整。创新刻不容缓。中国好像已经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要改变这个状况,就好像拔牙一样。

姚景源以产业结构为例,解释了我国三大产业的现状。在他看来,目前,我国第一产业农业还是极薄弱,现在世界大米总贸易量大约在3800亿吨-3900亿吨,而这个数量仅仅占我国居民消费量的1/4,农业要靠外国是万万不行的,我们要转变农业增长方式,提高组织化、规模化、机械化程度。历史上农业生产都是“五年周期”,两年丰收、两年歉收、一年持平。现在我国农业已经连续十年丰收了,我们的粮食生产还依赖“天帮忙”,然而仅仅依赖“天帮忙”还是不行。

第二产业工业这几十年来表现也不错,世界上每生产4台汽车,有1台在中国生产。中国的服装产量相当于每年为世界上每一个人做三套半衣服。然而,中国在其中获得的利润率却非常低,像苹果手机,有70%是在我国制造的,然而,苹果手机的利润中我们只拿到了3.63%。由此看来,我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陷阱”。创新刻不容缓。现在循环经济很热,创新也大家都爱说。但我看现在中国干好事的都没有干坏事的有创新精神。比如地沟油,它算是循环经济做得最好的了,从餐桌上来,回到餐桌上去。

目前,我国第三产业服务业占GDP比重仅48%,而世界平均水平是60%。咱们现代服务业水平占比还是太低,像金融、文化、教育、物流这些都是属于现代服务业,还要大力扶持起来。像我知道,长沙每天晚上都在做什么?一半人给另一半人洗脚,堪称“脚都”。

现在我国经济迫在眉睫的问题是产能过剩,要花大力气调整。前段时间我去拔牙,我觉得拔牙和结构调整很相似。我一坐在牙科的躺椅上就高血压,害怕。在这个结构的阵痛期,千万别把企业弄成高血压,要先稳住它。然后呢,拔牙的时候,也就是调整产业结构的时候,可以先打麻药,别不打麻药就动手,直接把企业腾晕过去。最后呢,就是费用问题了。我知道,拔牙是公费的,种牙是自费的,我们结构调整中能不能让种牙也变为免费。调整结构之后,要保证企业的生存,让企业拉动就业。这样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