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学院>新闻中心>媒体报道
【新民晚报】费尔普斯:创业家精神 创新者思维

发布时间:2016-07-09

 

费尔普斯:创业家精神 创新者思维

创业家和创新者两个概念是不一样的。创业家不断寻找机会,一有可能就将这些机会成功转化,转变为更加好的商品或者成本更低的生产方式等。而创新者是另外一种人,他们关注一个比较狭隘的领域,但是非常深度地在一件事情上钻研,获得一些新的点子,找到一种新的生产方式或生产出新的产品等。
成功不仅仅意味着赚钱。

当你的创新点子逐步走向成熟,最后取得成功,得到的满足感是无与伦比的。那种感觉就像古代的商船经历波折最终到达目的地港口。赚钱当然也有乐趣,但是人生的乐趣绝对不仅止于这一点。美好的生活,需要有更多的体验和冒险,包括对于未知世界的探索。在探索过程中你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但整个过程却异常充实而丰富,你会由衷为这些不确定性而着迷,从事这样一种探索新鲜事物的职业是非常有意思的。

                                                                                                                       ——埃德蒙•费尔普斯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埃德蒙·费尔普斯

 

2013年,费尔普斯教授出版了一本后来很著名的书——《大繁荣》,副标题是“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李克强总理曾在很多重要场合推荐大家读一读这本书。2014年费尔普斯教授在中国政府“友谊奖”颁奖现场,把书的中英文版送给李克强总理。总理接过书,笑得很开心,告诉教授“您的这本著作我已经读过”。

费尔普斯教授有一位美丽贤惠的太太,低调地陪伴在他身边,两人堪称夫妻相。他业余兴趣爱好广泛,吹小号为其中之一,大学时代便是乐队的小号手。

当然,中国也是费尔普斯教授喜爱的研究对象。因此,6年前他开始担任新华都商学院院长。

 

  

 

科学负责发明 商界推动创新

 

 

上周,埃德蒙•费尔普斯教授来到北京,在新华都商学院举办了一场关于草根创业与国家繁荣的网络大课,吸引近50万关心创业创新的网友收看收听并提问。

话题从《大繁荣》这本书开始。费尔普斯教授的观点具有颠覆性:科学发明不等于创新,商界是推动创新的重要力量。他提出,创新这个议题并没有得到大家的深入理解,大学生、经济学研究生等接受到的有关创新的历史知识或创新理念方面的教育非常过时,已经不适应这个时代了。“至少在我写这本书的时候,很多人将发明这个词等同于创新,对于经济学家来说会区分这些概念。”

在他看来,实际上发明只是一种创造,长期而言可能会成为创新,也可能不会成为创新。因为创新必须是能够得到使用的,不管是新的产品还是新的方法或者做法。它跟发明从概念来说不一样。

书中一个实质性的观点是,创新尤其是无所不在的创新,19世纪20年代开始进入到英国和美国的经济体。再晚些时候进入了法国和德国的经济体。这种创新由商界推动,商界拥有各种各样的想象力,创造出一些新的产品和新的方法。“所以说,商界的确具有很大的创造性,可以创造出新鲜的事物,这些观点跟大学里所教授的观点正好是背道而驰的。因为在大学里面人们学到的,是通过科学实现创新。”

书出版以后,他希望大学里教授们的观点能够有所改变。之前主导的理论,可以追溯到100年前德国历史学派的经济学家,其代表人物是熊彼特,熊彼特提出创新是科学家的专利,科学家以及航海家这类人才能推出创新。“他的第一本书就说商界是没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他的观点和我完全不一样。”

费尔普斯教授认为,创业家和创新者的概念是不一样的。创业家不断寻找机会,一有可能就将这些机会成功转化,转变为更加好的商品或成本更低的生产方式等。企业家或者说创业家具有较宽阔的视野,眼观六路寻找机会。 

而创新者是另外一种人,他们关注较狭隘的领域,但非常深度地在一件事情上钻研,获得一些新点子,找到一种新的生产方式或生产出新产品等。创新者并不一定是最好的管理初创企业者。对创新者而言,需要专业的经理人帮他运营企业,这样的人需具备各方面知识。

中国具有强大的企业家创业精神

 

在中国,一直流行着一种说法:国人的创业创新意识要弱于欧美发达国家。费尔普斯教授对此明显有不同看法。他说,通过对中国、美国和欧洲在这方面的比较,发现中国蕴藏着能量巨大的企业家创业精神,近几个世纪以来都是如此。教授举个了例子,一位爱尔兰的经济学家当年来到开埠后的上海,根据他笔下的描述,在上海每个街角充斥着企业家,这是非常令人想不到的惊奇体验,每个地区都有创新创业的脉搏在跳动。“我觉得中国人到现在为止,还是保持着非常好的创业精神。”

对具有创业创新优势的美国来说,也存在不足。他批评说,公司管理层官僚主义严重,同时CEO更多关注短期既定的目标,而不是走出去眼观六路发现机会,真正的机会没有得到充分的挖掘。

在欧洲,欧盟内是有一些企业家,但人们在创办企业时受到这样那样的约束,由于法规的监管使得创业成本变得非常高,风险也很大。所以总的来说,从企业家、创业精神角度看,中国优于美国,并且大大优于欧盟。

除了创业精神,创新意识也一直在他的观察之中。6年前成为新华都商学院院长之后,费尔普斯教授定期会来中国。“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比照欧美,到底中国人能不能成为一个好的创新者?当时很多中国朋友都告诉我,这个太困难了,受制于中国的教育体系,学校里面根本上缺乏对学生独立思维的培养。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这样的想法并不一定对,现在的中国有非常重要的一些创新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教授有一个研究团队,研究了有关欧美以及中国的创新速度,发现美国的确在创新速度方面是排在第一位的,中国排名第二。20年以前肯定不是这样一个状态,那时欧洲的一些主要国家排在中国前面,但是它们现在落后了,排名被中国反超。

他总结说,在创业和企业家精神这方面,中国一直表现很出色;而在创新方面,中国开始展现优秀的业绩。

创业改变命运并为社会创造就业

创业者不仅通过自己的智慧和勤劳改变命运,还为社会创造了就业机会。大量的创业群体出现,将改变国家的未来。费尔普斯教授希望通过商学院的教育,能够帮助培养和打磨创业者,实现自己的梦想。

他对在线聆听对话的创业者们给出了建议。“首先,我想祝贺大家开始从事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新职业。相比在一家大机构或者大公司的工作来说,创业是更有意思的一个旅程。在帮助人们创业方面,我想商学院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他解释说,首先能够让创业者了解一些基本的方法,比如说怎么创办企业,企业融资怎么解决,市场营销怎么来做。的确,市场上有这样的例子,没有经过商学院培训的创业家一夜之间靠一个好点子成名。

但实际上,创业家在企业早期阶段需要得到外来的帮助,这种专业知识是不可替代的。对于有一定教育背景的人来说,专业知识、融资等方面可能不需要有太多的帮助,但他还需要更多了解有关创业精神的内容,包括伟大的企业家是怎么一步步成长的,他们有什么样的品格特征,他们需要学习什么才能最终成为伟大的创业家。

创新不是领导者的特权。费尔普斯教授提议,应该鼓励创业者、公司管理层、CEO等更具有创新性和想象力,同时对于中层管理者以及一线工作人员,一样可以鼓励他们集思广益,通过构想出的创新点子为公司做出更大贡献。

教授最后说,成功不仅仅意味着赚钱。当你的创新点子逐步走向成熟,最后取得成功,得到的满足感是无与伦比的。那种感觉就像古代的商船经历波折最终到达目的地港口。赚钱当然也有乐趣,但是人生的乐趣绝对不仅止于这一点。美好的生活,需要有更多的体验和冒险,包括对于未知世界的探索。在探索过程中你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但整个过程却异常充实而丰富,你会由衷为这些不确定性而着迷,从事这样一种探索新鲜事物的职业是非常有意思的。

 

费尔普斯教授与听众互动交流时表示——
不建议国家储蓄率处于过高水平

听众问:怎样看待高储蓄率对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
费尔普斯教授答:对个人来说,通过足够的储蓄给生活带来保障,真的是很重要的。拥有一定储蓄,在机会来临的时候,可以用这些资金抓住机会投资发展。但是不建议国家储蓄率处于过高的水平。在储蓄这个问题上一定要考虑它全面综合的影响。

听众问:如果自己不能出来全职创业,从外面聘请CEO是否靠谱?不得不这样做的时候,需要注意哪些方面?如果团队也由外聘CEO来搭建的话,是否存在失去控制权的风险?
费尔普斯教授答:听起来的确是有风险的。对于私营企业来说,这个问题司空见惯,企业主本身很可能失去对企业的控制。在公司里工作的这些人,他们对公司业务更加了解,也明白公司面临的一切挑战、机遇和威胁。企业主本身不怎么参与公司管理,如果有多个企业主,失去控制的问题可能变得更严重。很多公司成功长大之后,企业家会又有一个新点子想创办另外一家企业。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肯定会丧失一定的控制权。

听众问:英国公投脱欧带来啥启示?
费尔普斯教授答:也许我不能给您一个非常好的答案,但是最近几年我对英国有一些关注。其实很多普通商界人士和老百姓觉得欧盟所制定的很多法规经常出乎他们的意料。他们可能是在英国一个小镇从事商业活动,却要受到来自布鲁塞尔的遥远法规监管,存在欧盟过度监管的问题。现在看起来各种规则加在一起,对企业家和员工来说是非常大的负担。更糟糕的是以后会出新的规则和新的法规。企业家想创办一家新的企业,很可能在未来遭遇不可预见的法规和规则,使他们的商机受到很大影响。脱欧的结果其实有很多原因,其中重要的原因之一可能跟百姓对商业受到的控制非常不满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