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学院

 
      回忆起来,我在新华都商学院六年的时光非常美好。2010年我收到新华都商学院的邮件,邀请我担任院长,当时我感到意外,但同时我又感到非常兴奋。实际上在这之前我并没有太多在商学院教学的经验,不管我之前在哪所大学包括耶鲁、哥伦比亚大学,我都是在经济学系教学,所以我当时感到非常好奇,到底在商学院教学是什么体验?当然,接受这个职位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看到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通过加入到这个商学院,我可以在商学院里传授有关创新的内容,可以将创新的教学做到极致。其实,当我2004年第一次来到中国的时候,就开始在很多场合宣讲创新问题。加入新华都商学院之后,何理事长提出我可以到中国各个城市做创新方面的演讲并帮助我做了安排。因此,中国几十个城市都留下了我关于创新
演讲的声音。

2013年春季,在英文版出了几天之后,中文版《大繁荣》就在中国上市了,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棒的经历,而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何理事长的推动。市场上对这本书的关注达到了空前的规模,包括在政府圈子里得到很大的重视。几个月之后,这本书成了畅销书,这是我始料未及的。过了一、两年,我们看到中国中央政府推出了有关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我特别高兴,中国政府的思路跟我的想法是非常吻合的,我看到创新的理念越来越植根于政府的政策中,并成为非常重要的国策,这给我带来非常大的兴奋和很大的满足感。

在其他国家没有看到像中国这样大幅度推动草根创新和创业,在法国、瑞典、德国、英国等西欧国家,推广过草根创新、大众创业的概念,但是没有得到特别大的采纳,他们认为自己已经创新了。美国前几个月对创新重要性的关注度有所提高,因为《纽约评论》发表了我一篇文章,我提出影响美国经济发展的根源在于创新方面出了问题,可以看出,现在西方国家也更多采纳了我的观点和想法。

新华都商学院过去这五年里取得了非凡的成功和成就,很大程度上都是归功于何志毅理事长呕心沥血的工作,像他这样工作强度的人我从没见过,他应该是第一个,从体力和脑力上都是第一个。这本书得到这么大的关注也要归功于他,包括我在中国的创新倡导,如果没有何理事长的鼓励也做不到,我个人在中国的成就也是归功于何理事长。
 

Edmund Phelps
                  新华都商学院院长
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