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建思政

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来自于哪里

发布时间:2018-05-23

今年5月5日,是马克思诞辰200年纪念日。不朽的名字源于不朽的理论和思想,最终归结于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具有不竭的生命力,根源在于科学性、创新性和实践性的统一。

一、科学性:“两个必然”与“两个决不会”

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首先在于科学性。然而,由现实挑战带来的困惑甚至质疑是:《共产党宣言》提出“两个必然”后的170年,资本主义不但没有死亡,而且经历了更大规模、更有力度的发展。这似乎直接冲击和动摇了马克思主义最核心的部分,即人类社会发展趋势的理论。实际上,1848年2月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作出“资产阶级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结论之后,当时的欧洲革命失败了,资本主义继续发展。对此,马克思、恩格斯都亲身经历过。从本质上看,这与我们今天的经历并无区别。但是,他们坚信来源于对资本主义制度科学深刻分析而作出的趋势判断是不会改变的。

伴随资本主义持续发展,马克思、恩格斯及时作出了革命条件是否成熟以及从理论上补充“两个决不会”的结论,从而使“两个必然”的结论更具时代感和生命力。这就是《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的贡献。

马克思在《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中写道:在普遍繁荣情况下……也就谈不到什么真正的革命。只有在现代生产力和资产阶级生产方式这两个要素互相矛盾的时候,这种革命才有可能。新的革命,只有在新的危机之后才可能发生。在1859年发表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马克思进一步提出“两个决不会”的论断,即“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面对“二战”后资本主义的发展现状,阐述清楚“两个必然”的当代科学性至关重要。特别是,结合战后资本主义发展史,尤其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发生,完全有可能也有必要作出“两个必然”的科学性论证,进而使马克思主义在新的历史时期持续展现生命力。

二、创新性:经济思想演进的六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商品货币消亡。这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最初的设计。马克思、恩格斯曾经根据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情况设想,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可以实现生产资料的全社会公有制,劳动产品不再分属于不同的所有者,可以由社会直接分配,因而耗费在产品生产上的劳动也不表现为价值,商品货币关系将作为不必要的东西而消亡。十月革命后的苏联军事共产主义的社会形态就是基于这一最初的构思。当然,残酷的战争环境也是原因之一。

第二个阶段:过渡时期商品经济。具体表现为,农村采用粮食税,城市恢复商品货币,发展商品经济,繁荣各类贸易。

第三个阶段:社会主义条件下商品生产、商品交换。斯大林宣布社会主义建成后,在整个国家离不开商品货币、价值规律的困惑中,他将理论和实践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即商品生产、商品交换与社会主义制度并存。相对于公有制条件下商品货币消亡论以及允许商品经济存在但必须以过渡期为条件的设想,这是历史性突破。

第四个阶段:广泛存在商品生产、商品交换。中国启动改革开放后,实质上就进入这一阶段。其阶段性特征表现为,对第三个阶段的一系列限制予以突破。例如,在交换对象上,生产资料作为商品进入市场交易;在交换范围上,全民所有制内部展开相互交易;在价值规律的作用上,承认对国民经济起调节作用。权威表述是: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

第五个阶段:有计划的商品经济。从承认商品生产、商品交换到承认商品经济,这在社会主义发展史上无疑是一个重大突破。尽管当时的商品经济有限制词或者说戴着帽子,但毕竟是承认了商品经济可以成为社会主义的经济形态。

第六个阶段: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1992年为节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历史性贡献得以正式载入史册。之前,既有有计划商品经济的实践积累,更有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的破题、奠基和继往开来的延续,终于完成了由承认商品经济到承认市场经济的根本性跨越。随后的实践探索,使思想进一步解放、改革进一步深化、开放进一步扩大。遵循这一脉络可以说,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正是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的最新成果。

三、实践性:为制度和发展创新开辟新路

实践性的首要贡献是使马克思主义从理论形态走向理论和实际相结合的形态。在马克思主义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指导思想的国家,马克思主义不仅解释世界,而且实实在在地改造世界。尽管这一过程经历了曲折,但在调整完善后还是为人类社会制度创新、发展创新开辟了一条新路。这一实践效果直接产生生命力效应,支撑着马克思主义持续丰富和发展。

实践性还为马克思主义在思想体系、学科建设生态中占主导地位创造了条件。这里的实践性,实际上内含一个前提条件,即共产党领导。正是由于共产党领导,才能在整个国家范围内使马克思主义成为指导思想,成为指导、引领一切学科的思想体系。从这个意义上看,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与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是不可分割的。由此,我们得出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质特征的论断。这不仅符合历史逻辑,也符合理论逻辑。

实践性为马克思主义长期发挥指导作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和人类自身发展提供了舞台、开辟了广阔空间。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例,按照“两个一百年”目标,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2050年进入现代化强国行列。伴随着这个伟大实践,马克思主义的影响力将在全球范围内经历增强、扩大的过程。而这归根结底是实践的过程,是在实践中奋斗的过程。对于忠诚捍卫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共产党人而言,唯有实践、奋斗才是对马克思的最好纪念,才是对马克思主义生命力的最大贡献。

综上所述,科学性是马克思主义生命力的根基,创新性是马克思主义生命力的条件,实践性是马克思主义生命力的载体。“三性”统一是马克思主义生命力的内在结构,是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追求。